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回康桥

到梦的深处,寻找灵魂的故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英国剑桥大学克莱尔霍学院终身成员、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发表研究论文140余篇,出版专业著作1部,学习类著作1部,主编全国统编教材2部,副主编2部,主编省级教材1部,发表散文、诗歌40余万字,长篇散文《梦回康桥》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们应该怎样打孩子(原创)  

2015-04-19 10:07:17|  分类: 学习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应该怎样教育孩子

   

引起人们广泛注意的“南京虐童案”的施虐主角、养母李征琴,于2015412日被南京公安以故意伤害罪批捕了。这一事件,最终结果如何,都不能不说是一个家庭悲剧,无论养母是否获罪,或者罪罚有多重,对孩子及其养父母,乃至生父母,都是一个无法轻易弥合的伤痛。

参加口诛笔伐的百万网友,在司法介入这个案子之后,可能应该静下来,考虑一个与自身关系密切的重要问题了。在谈论他人的时候,我们可以“局外论事”,轻描淡写。但是,当我们有了孩子,当我们的孩子也需要教育的情况下,我们应该怎样教育孩子?我们“局外论事”的那些方法,真的会行之有效吗?

我并不赞同那位养母的做法。只不过是“没有完成作业”,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错,不应该打,更不应该打得那样重。但从人性本善的角度,我也相信,李女士之打孩子,应该是为了“教育”他,而不是打着玩的。

孩子是否要打,或者在某些特别的情况,是否可以打一打,这确实是一个沉重的问题。如果优柔寡断,在打与不打之间放不下,像哈姆雷特那样反反复复摇摆不定,心理脆弱的人弄不好会闹出个精神病来。

“棍头出乖仔,碓头出白米”,体罚的教育方式需要彻底否定吗?棍棒教育是否也会有一定的效果?我想应该是有的,不然,一向自诩“礼仪之邦”“温良恭俭让”的中华民族,一定不会让这样的教育方式流传百世。只是,当我们真的要使用“棍棒教育”的时候,我们充分理解了它的实际意义,能把握好这种“棍棒”的“教育”分寸的了吗?

在我们几千年的文明里,从官学到私塾,学校中堂或者课堂前端,都高高地悬挂着一条戒尺。我相信,教育前贤们发明的这一道“戒”尺,其真正的意义,不是在于“打”,而是在于“戒”。它高高地悬挂在头顶上,对学生遏制不良行为,起着不怒而威的警示作用。

 

回想,笔者小时候也并非一个好孩子,七岁那年,因从家里衣柜的抽屉里拿了五角钱,被重重地体罚过。

那时,家里很穷,柜子的抽屉里放的钱也不过几元几角的,趁父母不注意,我拿了五角,买了点零食。

发现少了五角钱,母亲直接搜了我的衣袋,里面有刚买回的零食和找回的四角多零钱。那四角多钱本来是想放回抽屉的,但还没来得及。

审是不用审了,直接用条绳子捆了。

在严刑和情理打动之下,我把以前有过两次从抽屉里拿钱的事也彻底坦白了。

母亲说,前两次偷钱她都发现了,因都是几分一角,且是初犯,就没有惩罚我,只是在吃饭的时候,旁敲侧击地进行教育。但没有想到,我毫无改意,反而变本加厉,居然偷到了五角。

我试图辩解,说拿家里的钱不是偷。但母亲说,没经过大人同意就是偷。

父母齐心协力,边哭边骂边教育地给了我一顿饱打之后,把我捆在路边的一棵龙眼树上“示众”。

“示众”的时候,我按照母亲的要求,告诉过往行人:“我偷了家里的钱!”

示众持续了几个钟头,直到太阳下山我才被释放。捆着的手都黑肿了,布满小腿和手臂的鞭痕许久之后才慢慢消肿。我内心充满愧疚,从此洗心革面,成了家族里“最勤劳,最懂事,最有礼貌的孩子”!

当然,这种改变,除了这顿饱打之外,还有家庭在那个社会环境里的其它一些因素。但是,这一次的体罚教育,我认为,它在我的生命中,意义很大。至少,它让我知道,即使是家里的钱,在没有征得同意的情况下,也不能随便就拿。

 

我自己当了父亲之后,孩子的教育也成了我不能回避的问题。时间已是九十年代,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一个负责任的父亲,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教育孩子,让她健康成长呢?这不是一个轻描淡写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如果当年我身上的条条血痕也让我复制到孩子的小腿和手臂上,我会心碎的,想一想都会心痛。我想,那个时候,我的父母,他们鞭打我的时候,心里也一定惨痛异常的!

但是,孩子也必须有必要的警示教育。孩子三岁的时候,我带她到学校的一片林子里,合力找一条树枝:手指大小,一米多些的长度,最末端如圆珠笔芯一样细。

我们一起找到了一条。我把它掰下来,蹲下身子,摘去叶子,用指甲把叶痕刮平。我知道,如果一旦使用这条鞭子,叶痕的突出部分会造成皮肤额外的伤。

孩子问我,说:“爸爸,棍子用来做什么?”

我说:“用来打女儿的!”

我用在我的手掌上比划了一下,说:“这样打,很痛的!”

女儿很委屈,抱着我的头,说:“爸爸,我不要打!”

我安慰她,说:“女儿乖,爸爸不打!”

停一停,我又接着说:“只是,如果女儿不乖,爸爸只好打了。”

女儿说:“我要乖,我不要爸爸打!”

我抱住孩子,告诉她:“乖孩子是不会挨打的,女儿一定会很乖,不会要爸爸打的。”

回到家,我与孩子一起,把那根棍子放在房间的门后面。

有时,孩子玩得忘乎所以,不肯睡觉,不肯停下来吃饭,诸如此类,我就会对她说:“女儿,到门后面把那根棍子拿来给我。”

孩子醒悟,说:“爸爸,我听话!我不要打!”

门后面的那根棍子,多年来,在“拿”与“不拿”之中,就如旧时学堂和私塾里的戒尺一样,起着一种警示的作用。

在“拿”与“不拿”的警示教育之下,孩子快乐成长。女儿品学兼优,文理兼优,发表过多篇文字作品,得过全国青少年作文大赛奖项,多次获全国数学竞赛奖励,成为国际名校全额奖学金得主,成为世界顶级大学“幸运儿”中的一员。

 

众口铄金的“南京虐童案”进入了司法程序之后,我们不能再局外论事了!我们都应该冷静地想一想,在“棍棒教育”渐渐为人所不齿,而社会不良风气又日渐趋强地影响着年幼一代的时候,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教育孩子?我们有行之有效的方法了吗?

 

(更多教育议论,请百度:梦回康桥 一江秋的日志

我们应该怎样打孩子(原创) - 一江秋 - 梦回康桥

 

专著《我们怎样学习》,暨南大学出版社

长篇散文《梦回康桥》广东省作家协会推荐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

 

本博客刊载本人关于学习和教育的研究

及已在传统刊物上发表的文学作品

如需询问书籍及学习与教育问题,请发邮件:zhenzhongw@126.com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3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